Eldeath

执医通过!然工作堆积,疯狂加班中
正在(不定期)更新:梦幻模拟战手游段子。AD5+1 ←排名不分先后(挣扎着意图恢复校对中)
游戏:梦幻模拟战手游!偶尔打打奥德赛,Alexios在我手里成了正人君子呢.....

警告:所有CP互攻无差,可逆,部分可拆,洁癖者请勿关注,谢谢
不喜欢游戏直播主和解说,非常那种,请不要安利,谢谢
第五玩家请不要关注,我对“借鉴”毫无好感

1、游戏:AD钙奶,狗罐,Ruseb,病毒狗,界科,盖拉斯/fem!薛帕德,solavellan←以上基本不拆可逆。AC不吃父子爷孙及圣殿相关CP;TEW系列不吃Joseph、Stefano相关cp;手游目前吃波赞鲁&马修(梦幻模拟战),其他想到再补充

2、DC:Superbat,Halbarry,Kontim,Jaydick,Wondersteve等;雷Clex、Sinhal,丑蝙。

3、漫威(MCU):狼队,贱虫,锤基(一般不拆)

4、HP:LV/TRHP,TRAD,SSHP,SSJP,SSSB,BG不限,雷德哈(重点)!

6、美剧:小白领的PN,不看POI,谢谢

7、日漫:罗路,琴新,其他没什么特别不吃的

[梦幻模拟战手游]【波赞鲁/马修】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Disclaimer:除了原创角色外,其他所有角色都属于他们自己,紫龙,以及日本的公司,我们只拥有(舔屏的)基本权利。

 


 

Summary :多年以后,新一轮的圣魔剑之战再次拉开帷幕,在上一次战争中逝去的勇者们聚集在时狭之钟持有者的周围,再一次为了大陆的和平而战。

 


 

写在文前的话,一如既往:

 

       感谢 @幻夜殘月 的文!岁月固然是把杀猪刀(X),但正如隔壁的英灵们(看啥,说的就是你们,FGO!)最终会回归英灵座,时狭之钟召唤的英灵们,自然也会带着圣剑对他们的记忆,再一次来到这个世界。

 

(其实就是一篇糖刀文的强行后续而已)

 


 

文前警告:作者90后,并未畅玩过原作,手游也是个非洲人,没有波赞鲁,马修目前是游侠,所以本文基础就建立在:(1)马修游侠职业确定;(2)波赞鲁性格部分私设,部分呼应残月的文设定;(3)长大后的马修现界警告;(4)原创新时代主角队及姓名;(5)被我魔改成这样,这文要是不OOC我都不信(闭嘴)(6)日常长篇体质发作了呢(来自凌晨3点半还没写完的某人)

 


 


 


 


 

1、

 他听到了呼唤。

睁开双眼,他循着呼唤声的方向,触到了一团光芒,而那团光芒竟还仿佛有生命般,随着他的呼吸频率而闪烁。

“再度现世的魔剑……吗?”

稍一挥手,原本好像缠绕在他身边的雾气就这么被驱散了,露出浓雾中身着贴身劲装的少年的身影,而他脖子上围绕着的那条鲜红色的围巾在暗蓝色衣衫的对比下,显得分外惹眼。

“也不知道我这第一次响应召唤,会发生些什么呢……还有,格尼尔和艾梅达……”嘴里念叨着当年战斗伙伴的名字,年轻人带着微笑,向先前光团消失的方向,迈开了步子。

 

 

2、

 “埃斯,你得……!”

 被称为埃斯,其实本名为埃斯伯尔的年轻人完全无视了来自青梅竹马伙伴的警告,和永远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安杰丽卡一起,站在时狭之钟的召唤门前兴奋地探头探脑。

 “埃斯!”

 “好了我知道了啦!”不太情愿地从召唤门旁离开,看着从召唤门中流出的英灵的记忆化作一股股涓流,向他们的主人流去,埃斯抓了抓永远都是乱糟糟的头发,转身正要给小伙伴摆一个“放心一切都好”的pose,脚下一滑就向着地面扑去。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讲礼貌吗?”

 一个过分年轻的声音从早已停止了记忆流出的召唤门中传出的同时,声音的主人已经先行一步扶住了现光辉军团不甚成熟的团长,避免了其因破相在未来找不到老婆的悲惨遭遇。

 “哇哦!”

 虽然已经知道召唤来的英灵都是当时大陆上名动一方的角色,但埃斯从没想过会有英灵如此平易近人。

 ——看看上次那位元帅吧!一出现就感觉周围气温都下降了的样子!

 “您,不,你……”被稳稳扶住的埃斯竟然难得有些手足无措,却在抬眼看到新成员背后的武器时,再一次愣住了。

 无论是雷丁先生,艾尔文先生,或者是迪哈尔特先生,他们的衣着都已经向所有人明确表明了他们或为剑士,或为骑士的身份。

 毕竟想要驾驭圣魔两剑,一般也只有身为剑士/骑士的英雄,才能负担得起挥舞圣魔剑的力量吧。

 但这位英灵却全然相反:一身浅蓝色的劲装,仅在一些要害部分覆以金属予以遮盖,关节部分则是采用了不知名魔兽的皮子,上面甚至还有着疑似精灵风格的压花。而金属护心镜上的花纹更是进一步向每个看到这件装备的人宣告:这还是一件附有魔力的皮甲。

 如果说这是因为这名英雄属于弓箭手的范围之内,埃斯他们三个还不会如此惊讶,让他们惊讶的是,这位英灵竟然有两把武器?

 背上那把精巧又不失奢华外表的弓明显还是精灵的手笔,但,被他背在背上,有很大可能会被华丽的弓箭吸引视线,从而下意识的忽略的,还有一把剑的剑鞘。

 我们到底召唤出来了哪位英雄啊?

 这恐怕是三人难得心灵相通的此时,最想要问出的问题。

 “马修,弓箭手,或者说……游侠,”放开埃斯的胳膊,对方就站在那里,不卑不亢,向三人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是上一次圣魔剑之战中,圣剑和魔剑的持有者。”

 “新一任光辉军团团长,你好。”


 

3、

 “马修是个好人。”

 埃斯认真的重复了一遍,获得了来自小伙伴的无情白眼。

 “他真的是啊!”埃斯有点着急地解释道:“你们看,他们那个时代就开始应用时狭之钟了,所以不少英灵都认识他,他也乐于帮我们更好的了解英灵们,向英灵们学习战斗技巧和指挥能力……”

 “这点我赞同,但你不觉得杰西卡老师看他的眼神总是带着点……说不清的意味?”三人组中唯一的女性说出了自己的怀疑,只获得了两人愈加迷茫的眼神。

 “你们不觉得马修前辈尤其在一个人待着的时候,背影很……孤独么?”再次组织了一下语言,少女把目光投在了身为领导者的埃斯头上,还带着一股子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然后理所当然地被气出了营帐,可两个单纯的家伙却还没有明白究竟是哪里不对。

 

 

4、

 这时的马修,正站在悬崖的一棵孤松下,把玩着一个小小的沙漏。

 “马修……我还是可以这么叫你的吧?”

 “杰西卡老师!”连忙收起沙漏,马修本能的立正站好,就好像被家长抓到偷偷吃糖的小孩子。

 “马修啊……”被称为杰西卡的女性丝毫没有意外,越过马修的身边时,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松下来,“你和……那个人,最终怎么样了?”

 “很好,”攥紧了手中的沙漏,马修回答的毫不犹豫,“他陪我走到了最后。”

 “那么,”光之女神的转生,曾看着马修一路成长的杰西卡大法师突然露出了一个更像是艾梅达才会露出的,充满了促狭意味的笑容,“我要告诉你个好消息。”

 “这个时代的光辉军团,正准备在法鲁赞布亚的旧址上,进行一次召唤。”

 “还是年轻呢……”看着对方愣了一下后飞快地冲向营地,杰西卡大法师再次露出了微笑。

 

 

5、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马修松开手中的箭支,不及查看是否命中就一个翻滚,用贴身匕首挡住了自上而下的一柄骑枪。

 “就算英灵化了,我现在也更多的是一个弓箭手啊……”反手将匕首捅入那个死灵骑士的眼眶,满意地看着对方眼眶中两团火焰的熄灭,马修踩在骷髅海兽的背上,借此眺望着整个战场。

 当杰西卡老师告诉他现光辉军团正在向法鲁赞布亚开拔时,马修的心情还是复杂的。

 但!这些见鬼的!骷髅架子!

 “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戴着同款红围巾的迪哈尔特挥舞着锤子,将一个骷髅法师锤成了碎片,还不忘跟马修打了个招呼。

 “埃斯他们应该在召唤阵那里,大概位置在……啊对了你肯定知道!快过去看看吧!”突然想起了什么的迪哈尔特大笑一声,再次投入了“砸碎骷髅架子”的比赛中。

 

 

6、

 “所以,这就是你们一定要来法鲁赞布亚的原因?”

 “呃,算是吧……”出了这个主意的少女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以毒攻毒什么的……”

 突然好想伊梅尔达女士是怎么回事?还有利昂先生?

 叹了口气,外表年轻,却早已放弃计算自己实际年龄的嫩皮英灵掏出了一个小小的沙漏,犹豫了一下,还是递给了那个脖颈上挂着时狭之钟的女孩。

 “召唤物媒介就用这个吧,算是我的一点私心。”

 “当然我保证,结果一定能令你们满意。”

 

 

7、

 当年我有这么冒失吗?

 看着埃斯在少女周围上蹿下跳大呼小叫,马修觉得自己当年真是个稳重的人。

 “切,等待一个结果,比想象中难熬啊……”一步步看着少女取出魔晶石摆好,摘下时狭之钟,摆放好沙漏,马修突然发现自己紧张起来。

 ……就知道是这样。

 看着从时空裂缝中涌出的大量魔兽,马修有了一种微妙的既视感。

 这可能就是他一时头脑发热地跑到召唤门前,大吼一声“你在吗”的罪魁祸首。

 糗大了……

 在发现时空裂缝中出现的魔兽身体整齐的一顿时,马修就做好了被嘲笑的心理准备。

 

 

8、

 “不管你想到了什么,先都不要说出来!”看着对方缓步从召唤门中走出,情急之下马修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回去再说啊!!!!”

 “哦?”走出召唤门的某人因为头盔的遮掩,完全看不到表情,“这就是堂堂军团长的诚意?”

 “我早就不是军团长了,放过我那个封号吧……”就知道会这样。马修又有了想要捂脸的冲动,但上翘的嘴角完全出卖了他。

 “所以不是军团长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可还记得……”一个突然的停顿,而马修也终于鼓起勇气抬头看向对方。

 还是那件万年不变的紫色长袍,还是那套有着奇怪装饰的盔甲,还是那副“大陆上我最强”的气势,但勾起的嘴角和手上握着的沙漏却又明确告诉了马修,这就是他。

 “波赞鲁!”

 

 

9、

 “我可能是没有睡醒……”

 “我也是……”

 “我昨天还真没睡……你打我干什么埃斯?”

 “都是你的错吧奥尔!”棕发比起上一次更加乱糟糟的埃斯索性把锅都甩给了一夜没睡的大·召唤师(自封)·奥尔瑟娜,“不然怎么会召唤出这个家伙!”

 “黑暗王子波赞鲁……”名为奥尔瑟娜的少女也是一脸惊恐,“我们不会被灭口吧?”

 “不会的。”

 “区区蝼蚁……”

 “……哇啊啊啊啊啊!”三人被突然插入的声音吓得后退一步,埃斯倒是在惊恐之后很快反应了过来,张开双手挡在了其余两人的前面。

 “你吓到人家啦波波。”一般人完全无法从那露出的下半张脸上看出什么表情,这时候却有人不仅扯了扯黑暗王子的衣摆,还用一种聊家常的语气问他:“我当年有这么……”

 “你当年可比这些蝼蚁胆子大多了。”终于放弃用气场碾压这三个还有点发抖的小家伙,黑暗王子竟然难得的没有漂浮起来,而是一步一步,跟着马修前辈……

 马修前辈?

 “我觉得,我可能明白为什么杰西卡老师和一些英灵看马修前辈的表情有些奇怪了……”三人中最为稳重的艾伦难得开口,表情却也有些微妙。

 “他们两人之间,绝对不是单纯的召唤者与被召唤者关系。”

 

 

10、

 “所以……英灵?”

 刚一踏入营帐,对方就非常自觉地坐到了唯一的软椅上,还调整了一下姿势,最后仿佛嫌弃般的拍了拍坐垫,又站了起来。

 “嗯。”

 “怎么?成年后那个牙尖齿利的家伙去哪里了?真是让人怀念啊……”

 “波赞鲁,”终于安置好自己的装备,脱下作战皮甲的马修穿上了一套布衣,一边系着扣子一边说道,“人类总是会死去的,波赞鲁。对不起。”

 “哼,别自作多情了,”索性飘在了空中,波赞鲁的语气可不怎么好,“只是失去了一个供应魔力的来源罢了。”

 “……那个,你要知道,”马修已经走到了他的身旁——当然,只是估算,毕竟某个死不承认自己很开心的家伙还在天上飘着——“英灵是有命运之扉的,就是通过那个时狭之钟……”

 “……。”突然沉默的黑暗王子。

 “看来你想起来了,那么……”

 “营帐里没有其他人,你总可以摘掉头盔了吧?”

 “接吻的时候我可不想撞在你的盔甲上。”

 

 

11、

 “所以……这个波赞鲁,拥有那时候你们相处的记忆?”

 听出了对方语气中的不确定,马修将手中的弓箭翻了一面,继续进行着弓箭的维护工作。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他一边测试着弦的弹性,一边回答道。

 “我相信他,而他也愿意相信我。”

 “这就足够了吧?”

 

 

12、

 马修前辈是我们的偶像!

 自从得知了波赞鲁(分身)与马修前辈的关系后,三小强都觉得自己的人生观需要重新建立。

 那不是传说中想要种族灭绝的家伙吗?怎么——

 “种族灭绝?无趣。”卸下了头盔的黑暗王子吃着一个苹果,满脸不屑地评价道:

 “这种事情交给那四个蠢货就够了。”

 “……”有时候,马修是真的想要给他一发狙击箭的……

 “总之,只要这小子(我什么时候又变成了小子?)还在,我就对这片大陆上的战争毫无兴趣。”下了总结性的评价后,完全无视周围呆滞的眼神,黑暗王子反常地退了一步,抱起了可怜的马修,在众人瞩目之下淡然离开。

 “……我觉得我明白了为什么马修前辈被抱着走了……”

 “不用了,我觉得我一点也不想知道。”其余两人连忙扭过头去,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奥尔瑟娜。



13、

 此后,光辉军团的诸位同僚在越发密集的狗粮现场,最终成功学会了视若无睹。

 

 

END



Extra

“为什么是沙漏?”

在发现黑暗王子比想象中好相处(区区凡人而已,你没有任何值得我关注的地方!)后,终于想到在召唤前马修交给奥尔的那个画风华丽的小沙漏,恐怕正是变相召唤出波赞鲁的原因,埃斯那总是在不恰当时发作的好奇心根本忍不住,索性便趁着马修独身一人时,大着胆子问了出来。

“……”本来还在调整弓弦的马修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从衣领处扯出了一根金色的链条,上面挂着的正是埃斯提到的那个小沙漏。

将沙漏举至眼前,又孩子气地将沙漏颠倒,看着其中红色的沙子以一种固定的速度落下,马修张了张口,声音是他自己没有察觉的温柔:“这是礼物。”

“……礼物?”

看着对方不解的神情,马修突然露出了一个坏笑:“你确定要听?”

察觉到哪里不太对的埃斯屈从于生物趋利避害的本能,大力摇了摇头。

目送对方仿佛被一队骷髅骑士追着跑的背影,马修终于还是笑出了声,然后将小沙漏放回了原位。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一个军团长要处理这么多事!”

“蠢货,你以为一个军团长只需要会打仗?”

本不应该出现在光辉军团营地,现在却正站在光辉军团团长营帐里的身影,可不正是让光辉阵营深深忌惮的黑暗王子,波赞鲁?

“所以,黑暗王子大驾光临,是有什么要事商谈吗?”

突然正襟危坐,眉眼已经完全长开了的年轻人一本正经地向波赞鲁伸出一只手,眼中的笑意却怎么也盖不住。

“……”然后以自己极佳的动态视力捕捉到了一个向他飞来的金色物体。

“……一个沙漏?”侧身一把抓住这个以金色不知名金属打造,其中缓缓流动着红色沙砾的沙漏,马修有些奇怪。

“这不是你的作风。”

“把它当做礼物吧。”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马修身边的黑暗王子从对方手里拿过沙漏,不见有什么动作,沙漏的体积便迅速缩小到不足掌心大小,又变出一条金色的链条,将沙漏穿起,挂在了马修的脖子上。

“如果有什么事,可以用这个呼唤我,在沙砾落尽之前,我就会赶到。”

难得在一句话中没有夹杂着讽刺和恶意,波赞鲁的手指在马修胸前沙漏突起的位置点了点,然后转身离开了。


“所以你……”刚一落地就发现这里是卧室,而对方还穿着睡袍,饶是黑暗王子也有那么一点糊涂。

“难道这不是沙漏的正确用法?”抱着枕头坐在床上的青年张大了眼睛,一脸无辜的表情,耳尖的红晕却把他出卖了个干干净净。


“在想什么?笑得更蠢了。”

“沙漏啊!”自从成为英灵后,脸皮厚度见长的某人已经完全能抵抗住这种级别的嘲讽,一边说一边还不忘把沙漏再一次掏了出来。

“你当年给我这个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态,我很好奇啊。”

没有得到回应的马修也不气馁,又检查了一遍调整好的弓弦,青年站起身来,自然的握住了对方的手,向门外走去。

“走走走,迪哈尔特他们推荐了一家好吃的洋食店,一起去看看吧。”

“……”没有出声,马修只感觉对方的手握得更紧了些,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收不住。

“走啦走啦!”



真.END

(为什么一个extra我都写了这么多?(陷入深思)




注释:

1、马修(Mathew),希伯来语中,意为“上帝的礼物”

2.埃斯伯尔(Espoir),法语,意为“希望”

3、奥尔瑟娜(Althea),雅典/希腊语,意为“治愈的,恢复的,医学的”

4、艾伦(Alan),英语中,意为“爱好和平的”


2018.10.28二校完毕

【2018.10.25】为庆祝生日和执业医师考试通过,接受点梗和催文的通知

(WTM在行政呆久了写个点梗怎么也跟写公文抬头似的)


占TAG抱歉!尤其是一次性占了这么多!再次致歉!


嗯,其实标题也说得比较清楚了,辛辛苦苦好几年,今年终于把考了三年的执业医师考试给通过了,再加上10.25是我的生日,最近又爬了新墙头(?),所以决定再开一次接受写(催)梗(更)

但因为工作繁忙,填坑时间初步判断应该是11月中旬左右(11月上旬的质控会议+年度总结+活动总结三连杀,爽)


(不,不要提醒我上次接的还没写,我连印第安神话都买好了看门狗卡关卡的一年多没打了)


那么,以下是可接受点梗的原作游戏,及相关CP

同时,一如既往地,可以催更原本没有写完的文的更新


1、刺客信条&虐杀原形&看门狗&声名狼藉:次子(AADDAD)

可接点梗,如果有稍加完善的剧情更好

请不要太长,不然LO主长篇体质复发你们就别想看了

该世界观下,可催更的文

(1)5+1的4.Delsin Rowe的第三部分:其实已经写了开头就是一直没写完

(2)Crossover底特律:化身为人的,一枚硬币的那个文:虽然底特律在玩了游戏之后失望出坑,但文坑还是会填的


2、新坑:梦幻模拟战手游(CP:波赞鲁/马修)

可接日常向,吐槽向(提前预警:这个人不会写搞笑文),正剧向相关点梗,要求同上,不能太复杂,不然分分钟我能给你脑补十万字,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目前在QQ群已经有意愿写的梗:

(1)波赞鲁因为某些意外,见到了小时候的马修

(2)因为兵种相克,波赞鲁被包围,马修急忙营救

(3)(吐槽向)弗拉基亚的心塞——这个要在我拿到波波后才能开始写

当然欢迎新梗!会挑感兴趣的来写的!

鉴于波波还没入手,有意愿的中长篇文需要等波波入手才能写,所以没有长篇接受催更


3、ANTAS校对/翻译

最近工作有点忙,中午睡不好,都是回家睡的,所以原本在中午进行的校对自7月备考阶段就一直暂停到现在,我会尽快调整作息,恢复校对的

(也欢迎催一催,最近中午困得要死)


最后提醒:请务必记住,我不一定能写完,即使写了,也是下个月才能发出来_(:з」∠)_


本次催更截止到10.26早 0点



点梗已截止,分别为AD钙奶的合作梗,与梦幻模拟战的波赞鲁&小马修……


↑好了lo主继续去加班了

[梦幻模拟战手游]利昂先生的苦恼

写在前面的话:


给单机圈的朋友们:

少年们我又发现了一个新墙头!玩手游吗?玩战棋游戏吗?人设不错还没那么肝(嗯……应该算吧),就是有点看脸,《梦幻模拟战》要试试吗?(掏出安利)


给手游圈的诸位:

_(:з)∠)_抽不出想要的角色,也就没法写想写的CP文,所以这篇文算是想到我的角色在那片大陆上的经历所写成的段子吧……

(再次许愿波赞鲁!许愿雷丁!许愿亚鲁特谬拉!许愿露娜!还有雪露法妮尔!芙蕾雅!)


文前警告:流水账,复健文笔,利昂OOC可能;清水文,无cp倾向,或cp心证。


Disclaimer:这个跟我年纪差不多大的游戏当然不属于我,更不用提其中的角色了,我只拥有注视他们的权利。


Summary:利昂先生对自己所处的队伍环境非常苦恼,并迫切地希望下一位降临者能改善这种情况。




曾被称颂为“大陆最强骑士”的利昂先生,现在非常苦恼。


他曾追随自己的皇帝戎马一生,为他开疆扩土,哪怕在他的帝皇伟业破灭之后仍能毫不犹豫地步入混沌,寻找着那位帝王的身影。

但他从来没有想过,再次拥有感觉后,看到的会是三张年轻而陌生的面孔。

还是三张一脸“见鬼了”的面孔。


经过那位有着粉红发色的女性的详细说明,利昂也算是对他现今的情况有了一定的了解。

“在历史中死去,却被圣剑所铭记的……英灵么?”

“但这并不能说明你们第一次看到我时,那副微妙的表情。”

本来只是过来看热闹的格尼尔僵住了。


于是,和表情更加微妙的三人,以及早于他到来的几位英灵一起开了个……“碰头会”后,利昂终于对目前的状况有了足够的了解。


无论是时狭之钟,还是光之女神,又或是已经折断的圣魔二剑,在极有可能压境的魔族大军面前,什么都不是。


回头看了看那些跟随自己从时空裂缝中走出的士兵们,青龙骑士团长跨上坐骑,手中长枪直指,为这场在他逝世后千年的战役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凭着对收集来的资源的合理利用,还有铸剑者军团的驻扎,浮空城成为了一片难得的乐土,而时狭之钟更是在光之代行人的呼唤下,从时空的裂缝中呼喊来了更多或熟悉或陌生的英灵。


但这还不是令我们的骑士团长最为头疼的。


“利昂,我——”

“姐姐!”

“利昂大人!”

“利昂先生?”

“利昂?”

“利昂先生?”

……


利昂发誓,哪怕当年他还不是骑士团成员,独自外出游历时,都没有碰到过如此棘手的问题。


看看吧,正前方,曾经的黑暗公主,后来被与妹妹一起广为传颂的“光与暗的巫女”中的姐姐,拉娜公主,或者说是本人化身的英灵,似乎也分享到了那份对于“利昂”的执念,一直不停地出现在他的面前,而随后,莉亚娜公主的赶到更是让整个场景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感觉。


左边,几位从所属年代而言,足可以称得上“前辈”的英灵正津津有味地研究着什么对他们来说非常新奇的发明,可当其中混了一个蒂亚莉丝公主,还有一个没看错应该是……雪莉公主时,任何事情都会变得复杂起来。


叹了口气,利昂又将视线落在了右手边方向。该庆幸这里是马修格尼尔,还有艾梅达学习的地方吗?至少这里不会有人吵闹——

“你们这些人类的渣滓!我索妮娅才不会与你们同流——哥哥!你怎么……”


很好,又是一名女性。


本已经缓步来到习惯坐的那条长椅上的利昂僵硬着身子,以一个团长的最快速度站起身来试图离开——

“你就是那个大陆第一骑士?来尝尝我们魔族吸血蝙蝠的厉害!”


“利昂!我们上次那个中途取消的联合演习你什么时候——”

“安洁莉娜,”已经被这短短一上午折磨得只想睡个午觉的团长先生打断了对方,“我以为,一位淑女不应该随意闯入男性将领的营帐。”

“利昂大人!看到您我就放心了!”看来利亚特没有拦住我们的又一位公主殿下。这种时候竟然还有闲心就情况进行了评估,连利昂自己都不太相信。

“我——”

“安洁莉娜公主,”利昂揉了揉太阳穴,感觉头疼似乎又加重了,“我的骑兵骑的只是普通的战马,对您所骑乘的海兽非常畏惧,联合演习效果不会好的。”

目送安洁莉娜公主离开后,利昂终于躺在了久违的行军床上,打算好好休息一下。


“大人!团长大人!您快起来!”

“怎么了?”其实刚进入睡眠状态的利昂还没有睡着。“发生什么事了?”

“有女居民偷偷爬进了一条隧道,说是想要看看您……”


晚上,利昂悄悄找到了马修,艾梅达和格尼尔。


“你们什么时候能把艾尔文叫出来?!”


我是真的受不了这氛围了。利昂在艾梅达和伊梅尔达讨论护肤品的优劣时,毅然回到了大帐。


哪怕是艾尔文这个家伙,也好过我一个人在这里受苦啊!


当然,后来出现波赞鲁的时候利昂的内心……那就没有人知道了。








太困了我写了什么玩意???







群里说利昂烂桃花特别多,再加上想要波波的心情……大家将就看吧

执业医师终于过了!考了三年的长跑终于到了终点!

🤔


(ー`´ー)


´_>`


(ㅍ_ㅍ)


没错是我,为了波波开了小号的我,在此献上游戏开头大(???)波波诱拐未成年(十六真的不算成年啊!)的截图……



(不是,我真的是波波马修爱好者,真的,黑历史什么的我才不知道呢)

3 / 94

© Eldeat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