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全员隐cp向]复健,与Count down

“我以为她这几天在好好休息。”
“大半夜不要不开灯突然来这一句啊啊啊啊啊啊啊Alex!!!”
随手按亮客厅吊灯开关,半夜又跑出去干大事的Delsin发现Alex正和Desmond坐在沙发上,电视关着,灯也关着,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等等,我没有打断什么……吧……”缓缓后退,Delsin开始认真思考在别墅里使用映像能力的可能。
“没有,你想多了。”后背一阵发寒的Desmond不想知道Delsin想到了什么,但看他的表情,他能打包票跟他们准备干的正事没有一点关联。
“我们最好还是说正事。”从楼梯上走下来,难得因为被放了几天假(某人睡得天昏地暗)的Aiden难得看上去气色不错:
“别忘了她的万年诅咒。”
“所以我们才出现了4个,她就又写了这么多?”从茶几下摸出一包葡萄干,无视Desmond关于“晚上吃甜食牙齿不好还会发胖”的念叨,Delsin扯着Aiden坐了下来。
“别墅是借给你们住,但不要忘了,名义上它还是我的。”
“而在这种时候你们却完全忽视了我……”
灯光一阵闪烁,终于换下了他那万年白色长袍的Ruben,或者说,Ruvik,出现在二楼楼梯口。
“我们那栋别墅就足够大了,这一栋给他们住也没什么不好……”
“再说你不是都说过‘送给你们’了吗?”
因为天气炎热,只穿了衬衫马甲的Sebastian探长推门而入,一边习惯性地为所有人解读自家男朋友的发言,一边也在沙发上坐下来。
“啧。”
像是电视信号不好一样的闪烁了几下,再次出现的Ruvik已经在Sebastian的身边坐下,而Sebastian也见怪不怪地向对方靠近,直到两人的大腿碰在一起。
“等等,应该还有其他人吧?”看着Desmond清清嗓子准备说话,Delsin不禁问到。
……
一阵尴尬的沉默,最后还是Alex首先打破了沉默。
“Delsin”,他异常严肃地盯着某人的眼睛:
“不要再提醒……”
“呦、呦、呦……”
某个熟悉的声音从楼上传来,不知为何楼下的几人表情都有些微妙,只有Delsin还是一脸迷茫。
“Delsin”,非常难得的,Ruvik开了口,而对话方竟然是Delsin,“你还记得她最严重的病是什么吗?”
“嗯……气血亏虚?”
“不是……”看着恋人脸上的表情介于“为什么我会跟这种人出现在同一栋别墅里”和“不如我让他干脆一了百了”之间,Sebastian硬着头皮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单方面注视,“是某个在涉及到我们时才会出现的……嗯……被动技能。”
“长篇体质。”
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的一个穿着脏兮兮上衣,脖子上挂着一个银色的指环的男人笑嘻嘻地接下了话,试图也坐在沙发上,在受到了今日清洁担当Alex无意识地注视后一个激灵,扯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Nathan Drake”,他的声音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At your service?”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想让她写下去的原因……”另一道相似的声音响起,不出意外正是使用了同一个配音的Desmond,“而且你们看看又是几点了……”
“所以趁着其他人还在路上,我就搭飞机赶过来啦!”Nate.没看气氛.自娱自乐.Drake得意洋洋地宣称。
交换了几个眼神,并获得了来自老牌贵族Ruvik的一个不屑参与的笑容,几人突然发难,将Nate.不明所以.Drake架了出去。
“谢天谢地,差点又变成长篇……”关上大门,几个人心有余悸的叹了口气。
“需要我提醒……”Ruvik的声音从沙发那边传来,从容而有礼:“她已经又……”
“好吧……速战速决。”不知是谁叹着气补充道。
“首先,可怜的某人终于从病历里解脱了。”
“我还给她准备了氢气球让她上天!”来自某喷罐。
“然后,她就被残酷的现实打了脸。”
“6.18下午实践技能考试。”
“还是下午一点半?这什么垃圾时间?!”
“最关键的是,她的前面部分复习计划几乎被病历吃完了。”
“现在她大脑干净的……不Ruvik,我们不需要你的比喻。”
“然后某人还想我们来给她做预告?”
“总之,5+1会恢复更新的。”
“你们会看到四人组第一次为了一个目标努力。”来自最年轻的刺客导师。
“虽然因为我的飙车戏码和某两个不省心的家伙的合作,她的长篇体质又发作了。”来自芝加哥老司机。
“还有和某人的联文。”来自不知怎么就变成了一只乌鸦的病毒原型体携带者。
“当然还有更多!”来自兴奋的罐子。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她不复习了?”好整以暇地看了场好戏,Ruvik悠闲补刀。
……
“SHUT UP!!!”





评论(3)
热度(8)
 
 
 
 
 
 
 
 
 
© Eldeat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