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全员隐cp向]lo主的消失

标题来自“初音的消失”……好吧有点冷
一个多月没写东西,别跟我讨论OOC和行文(ㅍ_ㅍ)


“所以……”
“她又……”
“把我们推出来当挡箭牌?”
“因为确实好用。”头都不想抬,Aiden用后脑勺对着在沙发上打滚的Delsin,淡定回答。
“我知道她要复习,可她现在绝——对没有好好复习!为了我们的未来,你们不觉得应该做些什么吗?”拉长了某个语气词,Delsin满意地看到了Aiden皱起的眉毛。
“啧,又来了。”
从卧室里走出的Alex突然看向大门的方向,脸上少见地带上了一丝厌恶。
“身为房客,却用这种语气对待房东……”
“我可……”
“Alex……”终于从厨房走出的Desmond适时阻止了一场战争,“Victoriano先生确实是我们的房东没错。”
“切。”
不屑地盯了一眼Ruben——或者更喜欢被称呼为“Ruvik”,Alex晃到了沙发边,推开Delsin的双腿坐了下来。而取得上风的Ruvik笑了笑,却只是扶住了沙发靠背,没有坐下。
“Sebastian在哪里?”
……
客厅出现了微妙的寂静。
“我说……”被Alex推了起来的某个罐子抓了抓帽子,一脸惘然,“那是你老公,为什么要问我们?”
“更何况我们并不在一个世界观下。”将视线从手机上移开,Aiden补充。
“甚至我们都不是一个厂商好吗……额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被来自育碧的“中年男人”盯了一眼,来自SPP的人形涂鸦机选择了沉默。
于是几人的目光转向了在场唯一与当事人有工作交集的Alex。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也不知道。”拿起茶几上的一个苹果抛了抛,忍受不了几人炽热的眼神的Alex再次补充:
“他是我的上级,我怎么可能随意知道他的消息?”
“Desmond Miles……”贵族们显然都拥有把同一个单词用不同的语气念出各种含义的超能力。虽然这种能力和他具有的能力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但,被人用一种咬牙切齿的语气念出名字,可不是什么好经历。
“我们只是不爽而已。”双手交叉抱在胸前,Desmond 用一句话解释了所有。
“不……爽?”
“我们可是她的心头好,没想到一篇翻译就把她带到了沟里!”
“Delsin,别用‘沟里’这种奇怪的形容。”
“我不管!本来她要更新的!就是因为考试……好吧考试是不可抗力!但是为了翻译和校对她竟然完全忘记了我们,简直……简直……”
“不可饶恕。”将上半张脸隐入兜帽下,Alex的语气也带上了明显的不忿。
“怎么,觉得她的文力不够,终于开始恐慌了?”似乎弄明白了状况的Ruvik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还好整以暇地吃起了苹果。
“秀恩爱的死开!尤其是你们竟然还滚了床单!!简直罪大恶极!!!”不说还好,一说到翻译的原文,年轻人果然要冲动得多。
“哦?”用纸巾擦去手上沾染的果汁,Ruvik向后一仰,靠在沙发上的同时也不忘打击这个看上去就呱噪的惹人厌烦的小子,“你不是也和你那亲爱的私法制裁者做过了?”
“可是……可是……”脸突然红了半边,Delsin索性把眼一闭,大声吼道,“她不会写肉!”
“哦?”挑起一条眉毛,Ruvik.在译文中闪瞎了从译者到校对再到亲友团.Victoriano悠闲补刀,“我和Seb很开心。”
“别高兴的太早,”私法制裁者果断袒护自家小男友,“她正是负责关键位置的翻译。”
“而根据她现在的状况,我实在不认为她能完美达成你们的……或者说你的要求。”将苹果放回果盘,Alex再次补刀。
“……那么,至少告诉我Seb去了哪里。”双手握紧又松开,在联想到某人印象笔记里那一大堆可疑的草稿后,我们的专家终于又回到了起点。
“我在这里。”门廊传来了皮鞋被丢在地上的声音,Sebastian Castellanos终于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回来了。
“Seb……”
“嗯?”熟练地接下来自男友的吻,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对的侦探先生走进客厅,这才惊讶的发现几个重要的人都在。
“所以……你究竟去了哪里?”不等几人发问,Ruvik抱住自家侦探恋人的腰,将脸埋在他的后背上,闷闷的声音震得Sebastian胸口好像都在颤抖。
“见你姐姐。”视线游移,Castellanos局长习惯性地想去摸出一根烟来。
……
“没错,有人本着‘债多不愁’、‘合理挖坑’以及‘人都是吓大的’原则,跑去玩游戏了。”意料之内没摸到烟,咂咂嘴,侦探随意地靠在了墙上。
“然而,手残就不要玩游戏好不好?”他的视线在客厅寻觅了一圈,没有看到任何与酒有关的东西,只有无奈耸肩,“本来就对Laura下不去手,结果路痴+判断失误,我觉得Laura现在都快不想看见我了。”
“Seb,我……”
“没事,这跟你没啥关系Ruvik,”挥挥手,Sebastian似乎也想开了,“反正她不试出个所以然她应该也不会罢休。也好,打完了我也能好好休息一下。”
“我想说的是……”在吸引了几人注意力后,Desmond一指厨房,无比冷静地说:
“我们的厨房线路老化,插座已经不能用了。”
“嘿怎么她的坏了不能炒菜烧水洗衣服她也要祸害我们?”
“因为她又玩脱了,字数她已经不想数了。”掏出一块怀表,Ruvik很是冷静。
“又是一点半?!”



————————————————————
郁闷的意图躺尸,为什么线路老化就这几天发生?还有无线到期?

好吧,主要是说明一下,因为参加了翻译组,所以截止到9月底甚至10月初都不怎么产粮,请大家见谅。
(因为太困于是消失.gif)




评论(14)
热度(7)
 
 
 
 
 
 
 
 
 
© Eldeat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