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授权翻译 ] Silent nights in a world of noise

(说好的lofter标题字数比较长呢)

授权如下:



原作:   Assassin's Creed&Prototype

作者:  Sunburned-Stickperson

译者:  Eldeath/殇影夜羽

分级:    K+(9+?)

警告:    无特殊警告

配对:    Alex/Desmond

注释:     Romance/Hurt/Comfort

作者语:Alex和Desmond之间总是有点什么关系,但这绝不像人们以为的那样简单粗暴。(Alex and Desmond have always had a relationship. Let it never be said it was as rough as people think it is.)


译者弃权声明:我不拥有这个故事,更不拥有这些人物——废话,我要是拥有他们的话,某系列,和某系列游戏一定已经脱销了!(痴心妄想)

Disclaimer:I don't own this story,as well as the characters——HOLY MOLLY!If I own them,there will be series games of them!(Just My Imagination)


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7363085/1/Silent-Nights-in-a-World-of-Noise

如果大家有Fanfiction账号,欢迎大家到那里去给作者捧场,他写了很多关于刺客信条,虐杀原形的文!而且不止是AD,他还吃其他CP!请大家不要大意的上吧!(祸水东引)


译者译前碎碎念(并没有过这种玩意):

1、本文最后发表于2011年9月8日,谢天谢地,一想起Prototype 2(和Assassin's Creed III)我就胃疼,我申请授权的时候提到了这个,然后发现外国朋友们对虐2怨气也很重= =

2、本文大致上分为三部分,而其实我最中意第二部分,第一部分有的设定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而且语言表述不清(哭晕),不过......管他呢!就当他是块不怎么好烹饪的甜饼好了!(啥)

3、译者长期专注于意译,如果你对照了原文,发现了更好的译法,请不要大意的指出。

4、为防止造成不适,提前说明:第一部分中含有较多的的Alex变形、非人类外形描写(而且如果要我说Alex你这就像是一条毯子一样是做......咳咳,没啥你开心就好),第二部分中含有触手出现的暗示,第三部分中歪曲了一点原作设定,如果你觉得“嗨这有什么”......请继续。






       踉踉跄跄地走着,在Alex踏进那栋废弃建筑时,他感觉自己就像要融化了一样。

       他已经筋疲力尽了。这场跨越大洋的飞行令他焦躁难安,心神不定。而将近一周没有休息,始终保持移动的状态无疑是雪上加霜。哪怕作为病毒,他也需要休息。当他艰难跋涉在(这该死的漫长的)通向他恋人的道路上时,他觉得他的胳膊像是要崩解一样(1)。

       他摇摇晃晃地走进了Desmond在信中提到的安全屋,并立刻发现他的恋人正躺在像是椅子的什么东西上,双眼紧闭,肌肉颤动着(2),看上去该死的绝对没有在邀请他。

       他摇晃到Desmond面前,瘫倒在他的身上,感到他的另一条胳膊也在融化。

       突然,房间里响起了刺耳的警告声,一个声音提示着“失去同步”(3),而他感到一只手落在了他还在变化的后背上。病毒将它吞下,放任它如自己的一部分般沉入自己最脆弱而纯净的部分。他能听到背后传来的惊恐的牙齿打颤声(4),而他紧贴着他,放任他的头部融化在他那令他心安的恋人身上。

       他可以感觉到Desmond的手指在他体内蠕动,而他分出了更多部分,吞没了Desmond 的膝盖,并覆盖上他的肘部。

     “A—Alex?”

       他可以听出Desmond话语中的一点轻微的意大利口音,而他不禁好奇在什么时候,Desmond带上了这种意大利口音。但他现在唯一想要做的,就是询问在他跨越大洋的糟透了的旅途中一直念念不忘的那封来信(5)。

      他没有回答Desmond,而是继续舒展开他的身体盖住他的恋人。红色与黑色的病毒触须现在盖住了他恋人的整个腹部,还有大部分的四肢。他能体会到Desmond的手指在他体内抽动,而那感觉非常美好。他能听到男人的心跳声,而他心满意足地,聆听着血管里血液奔涌的流动声,感受着陷入体内的皮肤的触感。

    “Alex,你收到了我的信。”

    “信?什么信,Desmond?”一个女人的声音问道。

       他能感受到Desmond在微笑,而当他覆盖到Desmond的颏下,并爬上他的眼角时,他觉得这感觉棒极了。

    “呃,我们......在他变成......这样......之前见过,而鉴于我们都是无可救药的偏执狂,我们设计了一种密码。当他变成......这样......后,我们成了恋人。我也告诉过他如果我要转入隐秘行动,我会写信通知他。”

    “多么荒谬的行为,Desmond!你还能有多蠢?”

    “听着,我大概一周前以’德西蕾.罗德斯(6)’的假名给我的恋人去了一封信......”

    “那么这个所谓的‘密码’又是什么?”一个英国男人发问道。

    “我们设定了一些固定的词语,对应相应的字母。我们依次排列那些字母,然后段落代表着空格......看,现在他在这里,我们不需要再担心了,无论那些人对我们做什么,我们都是安全的。”

    “这怎么说?”

    “我会告诉你们.......”

    “我想你了”,他抱怨着,重组了他的头部,在他恋人的脖颈上落下一个吻,陶醉于他恋人的脉搏中。“我真的好想你”。

        他重组了他的胳膊,让它们落在身体两边,感受着拥着他的胳膊的收紧。

     “我怀念在我从守护曼哈顿的任务中脱身返回的夜晚,你穿着浴袍来到屋顶,然后我和你蜷在摇椅里,而我用我自身包裹你,温暖你。”

        他感到Desmond又露出了一个微笑,而他放任他的胳膊再次融解开来。

     “我怀念那些和你依偎在一起的温暖的夜晚,将你拥在我的身体里,我们坐在摇椅里,一起看着雪花从天空中落下。紧拥着你的感觉总是如此美好。”

        他放任他的头部再次变化,只留下声音还在回响,感受着拥着他的手臂的移动。

     “而当雪花飞舞,而你在摇晃中睡去时,我可以将你搬回房间,和你在床上紧紧相拥。”

     “自从Dana和她的男朋友搬出公寓同居后,我就变成了孤身一人。”

     “我真的很想你。”

     “我也很想你,Alex。”

        他恢复了人形,向后坐去。他的恋人依然活着,并在好好的呼吸着这一事实令他感到了一点轻微的安慰。

        他注视着他的恋人坐起身来,将他拉入一个纯粹的、缓慢的吻。当他们终于分开时,他模仿着他恋人的表情,唇角也绽出了一个微笑(7)。

    “我肯定现在正是弥补的好时机,”他喃喃地说,一只手拨弄着Desmond的头发。

        Desmond咧嘴一笑:“哦,也许吧,有许多你可以弥补的。”

        Alex嗤了一声,又得意地笑了起来:“我可不会再放你离开了。”

    “我原本还期待身为‘世界最大威胁’的你的满满的占有欲的宣言来着。”

        Alex也笑了起来,在Desmond坐在他大腿上时躁动起来。

    “我只是很高兴有你在这,我能有什么可以倚靠的。”

     ”我很想你。”

        Alex的表情柔和了下来,用他的胳膊圈住他的恋人,将他拥得紧紧的,并把鼻子埋在恋人的头发里。“我也很想你。”





(求全程被无视的肖恩和蕾贝卡的心理阴影面积)


Silent Nights in a World of Noise/喧嚣世界,静寂之夜


       Desmond站在屋里,凝视着雪花从天空落下。

       他刚刚结束了自己在酒吧的轮值,步行回到了他和Alex住的小公寓。Dana和她的男朋友就住在附近,他总是在回家休息前去和他们道声晚安。他和Alex的公寓在这一片建筑群的上层,这使他们有了仰望天空的绝佳视野。注视着雪花轻柔的落下——这是Desmond为数不多喜欢冬天的地方,但当他站在寂静的起居室里时,一阵巨大的孤独感将他淹没了。

       他想Alex了。

       然而,今天晚上......是不同的。他的男朋友正在夜巡,而他应该快回来了。他盯着屋顶,等着Alex如往常一样出现在屋顶,然后他会走出去,和他的男朋友一起坐在摇椅里——在冬季,只要没有暴雪降临,他们总是会这样。

      他们喜欢看着雪花飘落的样子,而他更喜欢和他的恋人在一起。他恋人的体温使他就像一个加热器。

      外面传来了一声轻响,他看了过去,当他看到他的恋人站直身体,看向他时,他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

      他看着Alex坐在椅子里,并对他投来邀请的目光,而他也打开屋顶的门,在关门时因为寒冷的空气而瑟缩了一下,然后向Alex走去,在他的大腿上坐下,并靠在了他的身上。

      当那些触须裹住他,用温暖包围他时,他微笑起来。当他沉进恋人的身体时,他能感受到两条强有力的手臂环绕着他。Alex亲了亲他的头顶,而他低低地嗯了一声。

      他向下滑了滑,用鼻子蹭了蹭恋人的下巴。然后他就这么望着天空,感到部分病毒盖上了他的头顶。

       他能看到雪花从空中纷纷落下,而他感到了全然的宁静。

      在这样一个静寂的夜晚,在这样一片飘着小雪的天空下,当他们坐在摇椅中轻轻摇晃时,城市的喧嚣在他们的脚下,几乎不能听到。

       头顶的云层被都市的灯火点亮,而Desmond是如此快乐,感到自己被病毒迅速的新陈代谢温暖着,他的头顶又落下了几个吻。

       他能感到他恋人的呼吸吹动着他的头发,而他慢慢阖上了眼。

       雪花轻轻地落在他未被覆盖的脸上,而他感到自己正沉入睡眠的海洋。

       朦胧中,他感到Alex抱起他,将他抱入房间,将他裹进被单,而Alex也紧紧拥着他。

       他们就像勺子那般契合。

       美好的生活,不过如此。




(胰岛素!请给我一支短效胰岛素!)


The Comfort of Protection/安全感


       有时候,当Alex要出门很长一段时间,而不是只有几个小时的时候,他会将他的那层病毒外壳褪下来交给他(8)。而鉴于他们都知道圣殿骑士和刺客都在寻找他,它也可以作为一个追踪装置。

        因此,当Alex被要求转移到一个军事基地驻扎几天时,他交给他一件酷炫的有着红色衬里的白色连帽衫。衣服的背后绣着一只雄鹰,而兜帽的两边都有网状的空隔,让他能透过兜帽看到外面。

       他笑着,拉上衣服,然后给了他的恋人一个告别吻,并在Alex大力将他拉过去,给了他一个更加激烈的吻时短促地惊叫出声。

       当他倒退几步,后背紧贴着墙壁时,他有一瞬间觉得这就像是一出罗曼蒂克的戏剧片:这充满渴望而又充斥着绝望的吻,这粗鲁而又充满情感的触摸。他知道他还会再见到他的恋人——即使这个男人需要在这犹如地狱的世界中杀出一条血路,回到他的身边。

       他知道Alex会回来的。他也明白他会在几天之后再次触碰到他的恋人。而正是那些话语,那些回忆,他们在他耳边汇聚成一首交响乐,哪怕Alex已然离开,也可以让他坚持到他的归来。而也正是这些,使得他们的爱情真实而热烈(9)。

       他们的吻开始变得沉重,而他们的舌头开始纠缠在一起。当他向后退去,终止了这个吻时,他们的衣服都变得皱皱巴巴,而他们也脸色发红,不停地喘息着。

    “我爱你。”

    “我也爱你,宝贝。你不会离开太久的,对吗?”

    “当然不会。只是几天罢了。”

    “好的。我会穿着你给我的连帽衫,直到你回来为止。”

    “它很衬你。”

    “我能换下它,对吧?”

    “如果你确实需要的话。”

    “好吧,我不会的。不过如果真的有必要,我还是会的。”

        Alex轻笑了一声,在他的唇角落下一个吻。在这个吻慢慢变得沉重起来的时候,Desmond退后了一步,摇了摇头。

     “你得走了,宝贝。”

       Alex将他拉入一个大力的拥抱,而Desmond笑着接受了,并注视着Alex最后怀着失落地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离开了。

       他能感觉到兜帽上的病毒外层在他的皮肤上蠕动,而他笑着,抚摸着它,并希望Alex能感受到他的触摸。

       他睡过了整个白天,然后在终于告别了他的“坟场”后,不得不度过四个小时的漫长夜晚。但穿着这件连帽衫,他感受到了全然的温暖与安全感。

       哪怕在他从一处屋顶跳跃到另一处楼顶,躲避着那些蹲守着他落网的圣殿骑士混账时,

       哪怕在他感到无数子弹试图击穿他的连帽衫时,

       哪怕在针尖刺入他的皮肤,使他昏迷过去时,

       他知道,他会没事的。


       他知道他会被找到。

       他知道他是被爱着的,

       而他总有着什么保护着他。

注释:

(1) He could feel his arm disintegrating as he trudged down the (fucking long) path to get to his lover.

(2)... his eyes closed and muscles twitching, and damn if he didn't look utterly inviting.

(3) There was a loud warning noise, followed by "Desynchronization in progress," and then he felt a hand on top his deteriorating back.

17.07.19经考证这里的Desynchronization意为“失去同步”

(4)He could hear the panicked chatter in the background... ...

(5)He didn't respond, perfectly content where he was as he let himself continue to unravel.

(6)Desiree Rhoades,Desiree来自于法语,意为“所向往的,渴望的”

(7)He studied his lover, taking in his facial features as he watched him sit up and pull him in for a kiss.

(8) ...he would shed the outer layer of his biomass and give it to him to keep him close.本句中“keep close”可以说是一句双关语,既可以理解为词组含义“隐蔽,遮蔽”,也可以理解为字面上的“紧挨着,贴着”。

(9)It was the chorus of voices, of memories, that Alex had taken, that would persist in his return, kept their love passionate and true.

——————————————————END————————————————————

译者的持续碎碎念 to be continued(嘿):

1、看注释的数量就知道我的表达能力有多么惨不忍睹了

2、翻译完了第一部分觉得我的san值好像又不见了一些......然后全部翻译完了好像又没了一部分san值......应该只是错觉......吧?

3、本文直接看英文可以得糖尿病,预计你们看我的翻译只能得糖代谢异常,拿什么拯救我的表达能力......_(:з」∠)_

4、beta也是我自己,所以你们要是发现各种语句不通也是我的过

5、最后,某人的翻译呢?


评论(34)
热度(77)
 
 
 
 
 
 
 
 
 
© Eldeat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