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ADDAD ] 5次Alex得到了抱抱,1次他给了别人抱抱 +1 Desmond Miles

本来说写给某人点梗的那个“一方生病”,写了半个多小时,发现快被我写成病历了,惊恐之下赶紧删除了(病历已经写的够多了谢谢)。

想着填上四人组那个坑或者点梗的狗罐,又想起13号是Des生日,而且四人组那个坑因为看门狗游戏剧情的推进需要修改一部分,所以……只有跳过4.Delsin Rowe和5.Someone maybe important这两部分,直接写最后+1的Desmond部分了。

文前警告:1、复健文笔,并没有经过太久构思,可能存在一定口水话,废话,逻辑死亡可能;2、较大篇幅人物对话,有一定前置剧情设定,请确保对我挖的深坑设定有一定了解后观看为上;3、个人对人物的片面解读,OOC预警,文中Desmond有一定自我否定,自我怀疑,自杀倾向;4、……跟你说好的胡萝卜加大棒 @冰霁箜月璃 ,我又修改了一遍!


虽然可能有点虐,也有点晚了,但还是要说一句,Desmond Miles,生日快乐,愿在虚构的世界里愉快生活,也希望后辈们不会忘记你的牺牲与付出。


伪.前情提要:在Des与Alex拿到Ruvik的STEM机器后,他们又有了一次改变世界,或者说决定命运的机会,密涅瓦和“那位”存在表示,选择权在于Desmond个人,于是所有人离开了大神殿主殿,只留下Des和Alex。


+1 Desmond Miles

几个人一离开,本来就空旷的大殿显得更加空荡,更显得大殿中央的操作台无比刺眼。

当然,还有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充满了超现实主义风格,有着无数导线、连接管道、还有疑似保存过Ruvik大脑的培养槽……之类的,一台巨大的机器。

敲了敲这号称以防弹抗震玻璃做成的培养槽,难得的,两人心中对Ruvik产生了一丝同情。毕竟,虽然现在也算是有了“形象”,但本质上仍然只能算是脑电波,或者说“精神力”的Ruvik仍然需要警探的肉体和一部分身体机能,才能称得上“存在”。

“看着培养槽,想想Ruvik的能力,”自从被告知两种方案的利弊后,一直沉默着的Desmond突然开口,语气中是满满的挪喻,“我突然想起了龙与地下城设定中的灵吸怪。”

“灵吸怪?”爱人难得打破沉默,哪怕再愚笨的人也知道需要顺着话题聊下去,更何况,他还真的不知道“灵吸怪”和“龙与地下城”这两样东西。

“灵吸怪……唔……”手臂在空中胡乱地挥舞了几下,Desmond似乎是找不到什么恰当的形容词,索性放下手臂,抱臂思考了一会,犹豫着回答道,“就像是……会走路的大脑?或者章鱼?”

“我觉得Ruvik也许很喜欢这个设定也说不准。”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Alex也不禁有了一种扶额的冲动。

“至于龙与地下城,”拍了拍Alex的肩,Desmond用一种老练的口气说道,“就是DND。将来有时间,你可以去几家专门的店面见识一下,如果能认识几个老手,你们还可以一起跑跑团什么的。”

“你可以扮演一个大恶魔什么的①,”可能是想到了两人在曼哈顿的遭遇,Desmond的声音里带上了一点笑意,“而我嘛……嗯……”

“我就当一个披荆斩棘的勇者好了,虽然最后多半会被你一个回合就解决掉。”他又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虽然Alex总觉得,他似乎在压制着什么。

“我还是不太懂这个所谓的‘龙与地下城’,”小心翼翼地,Alex开了口。“这是个……”,他在自己匮乏的词汇储备里搜寻着合适的词语,“电子游戏?”

“不,当然不是,或者说……不全是,”一直在踱步的Desmond停下了脚步,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你可以当它是一种剧本,而主演正是你自己。”

“至于故事情节,”不等Alex继续发问,他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无非就是主角接受了神的启示和诸多种族的帮助,最后成功击败了魔王,拯救了世界之类的。”

“有没有觉得很耳熟?”

嘴巴张开又闭上,Alex从来没有哪一刻是如此痛恨自己失去了记忆,更痛恨自己那曾经能拿到博士学位的大脑现在只能挤出的干巴巴的回答:“嗯。”

“所以你看,”停下了脚步,Desmond仰望着穹顶,好像在跟Alex对话,又好像在自言自语般地低语道,“拯救世界,全身而退,还能收获什么爱情啊,友情啊,甚至是什么金钱荣耀啊,也只有故事里才会发生吧。”

“现实生活,总是残酷的多。”

“比如,他们从来不曾提出‘代价’。”


不祥的预感越发明显,在看到Desmond站定在那曾置他于死地的控制台前,伸出右手的那一刻,Alex毫不犹豫地做了弊,舒展开他的触手,愣生生地拦下了Desmond,两人双双摔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触手在台面上的碰触并没有激起什么反应,这台曾经抽干了Desmond骨髓的机器还是静静矗立在那里,仿佛外界的一切都与它无关。

毕竟,在整个故事里,它只需要扮演一架机器,在适当的时候发挥适当的作用。

然后理所当然般的被遗忘。


“What the hell……”拉着Desmond站起身来,哪怕是词汇量少如Alex,在差点失去了男朋友后,也是会出口成脏的。


手上的阻力没有明显的减轻,Alex不满地再次扯了扯,另一只手却突然被人握住。

不耐烦地低下头,Alex正要再说点什么,却看见他男朋友的脸上竟然闪着泪光。


“Alex,”成功引起了Alex的注意,Desmond 收回手,抱住蜷起的双腿,将脸埋在大腿上,声音有些含混,“我们真的能够拯救这个世界吗?”

“我们有密涅瓦,有STEM,还有Ruvik。”不知道如何回答,Alex只能说出了自己知道的内容。


“可是,这些真的足够吗?”


突然抬起头来,Desmond问道。


“我曾经以先祖的身份,参与了无数场战争。”

“有些是入侵,我们只需要冲进去,拿走我们需要的一切。”

“有些是自卫,我们带着武器,怀着必死的决心,与对面那些同样拿着武器的人一样高喊些什么,以最惨烈的方式献上自己的生命。”

“还有……总之就是很多,很多。”

“几乎每一次,都是准备最充分、考虑最周全的一方取得了胜利。”

“再看看现在的我们,”他强行扯了扯嘴角,扯出了一个根本不知道应该算做什么的表情,让Alex更加难受,“一个普通人,一群只能给予精神支持的队友,还有你。”


“我……”Alex徒劳地张开了嘴巴,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有谁尝试过用金苹果强化STEM吗?没有。”

“有谁尝试过用STEM操纵如此之多的人类思维吗?没有。”

“有谁尝试过真的以思维的力量抵抗世界末日吗?没有。”


“更何况,你也听到了,”他撇了撇嘴角,“我们自从相遇,就已经打乱了这个世界的既定命运,或者说,‘历史’。”

“而如果再用这台机器,”他又象征性地踢了一脚STEM,“更改历史,连密涅瓦和‘祂’,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那么,你在担心什么?”本来一直默不作声的Alex突然打断了他的叙述,以坚定的语气反问道。

“……我……我不知道。”这个被称为“现代刺客大师”、“救世主”的年轻人的神色是一片迷茫。

“我真的不知道。”他又重复了一遍,语气中带着犹疑和不确定,悲伤也慢慢爬上了他的脸庞。


“我的童年在怀疑与不满中度过,我甚至不敢,也不能拥有一个朋友。”


“在我获得了想要的自由后,我走遍了美国,却只能看着他人过着他们的生活,感觉自己就像被什么固定在了过去,无法前进,不能后退,每天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但在我被捕之后,直到打开大神殿之前,我觉得我的人生充实了。”


“我的人生有了目标,我也有了朋友。”


“我还又见到了父亲。”


“我甚至觉得我可以为他们去死。”


“然后我在一个没有刺客、圣殿骑士、甚至是先行者的世界遇到了你,Alex。”

“你让我的人生又有了新的目标。”

“我们之间的关系更是我从来没有想到会拥有的,如此美好的事物。”

“如果,”抹了一把脸,Desmomd似乎对自己流泪并不意外,“如果因为我这一次的选择,而让你受到了影响。”


“你又会怎样呢?”


“‘你’会被……‘抹杀’吗?”


“还是,变回朱诺口中那个真正冠上‘Alex Mercer’之名的天才博士,与普通人结婚生子?”


“当然还有更糟糕的,比如向着另一个Alex Mercer的偏激想法靠近?”


“太多,太多未知了。”


“所以,”他摇晃着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向朱诺为他设定好的控制台,“只要我还是选择牺牲,所有人都能活下来。”

“以他们现在的样子,以他们现在的情况。”

“Alex,我很抱歉。”

“我……”


控制台下方,一个不起眼的装饰突然起了变化,几条黑红色的触手伸展开来,不由分说的卷起了Desmond的双手,将他从控制台前拉开。

“Alex?”

被触手带到了Alex的面前,Desmond的心中充斥着满满的悔恨。

他知道Alex的能力,也知道他可能会用触手阻拦他的计划,甚至做好了预防措施。

可他万万没想到,Alex早就做好了阻止他的准备。

“这下说不定会被臭骂一顿吧……或者是被揍一拳?”

“尽管这家伙恐怕不会骂人。”


然而,迎接他的,是一个虽然有些……奇特,却温暖的,拥抱。


与Alex有过多次亲密接触的Desmond自然知道,有别于“真正的人类”,Alex的身上,永远不可能有什么“体味”之类的东西。

他的身上,一直有一股淡淡的血腥气。

更别提他的那一堆触手,靠近了,血腥气更是明显。

虽然一直对Desmond造不成什么影响。

不过这会,被固定住四肢(尤其是双手),整个人贴在Alex的身上,身上还缠绕着无数触手,Desmond深深为自己的肋骨担忧起来。

哦,还有早就下线的嗅觉。


感觉自己的肋骨都快要折断了的Desmond不得不扯了扯Alex衣服的下摆,提醒他差点完成控制台没能成功做到的事,而回过神来的Alex虽然放松了钳制,触手们还是形成了包围圈,将Desmond圈在了怀里。

“Alex,我……”

“Desmond,”一条触手按在他的嘴唇上,成功阻止了他没说出口的话,也让他扭头看向Alex,后者的表情在触手的阴影下,显得有些阴沉,“你有想过询问我的想法吗?”


收起了大部分触手,却还是留下了几条触手紧紧系在Desmond的腰间,Alex放开了Desmond,牵起他的手,两人在台阶上坐了下来。

“你还记得那天晚上,你和我一起在曼哈顿,Dana安全屋天台上的那些对话吗?”

“还有上一次我们在这里时,你对朱诺说的那些话。”

“Desmond Miles,”举起他的右手,Alex在手背上落下了一个吻,“遇到了你,我的人生也才有了意义。”


“你看,我不知道我是谁,甚至是什么。”Alex的右手缓慢变化,最后凝聚成了一把巨刃。

“我是人类吗?不是,因为人类可不会这个,”他挥了挥右手上的巨刃,神情是全然的讽刺。

“我是病毒吗?也不是。”他的右手再次变化,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一只苍白,有力,指甲甚至修剪得整整齐齐,连一丝污垢都没有的,人类的右手。

“是你当时告诉我,'你就是Alex'。”

“'不是病毒'。”

“'不是人类'。”

“'你只是你,你也只为你的选择负责'。”

“'你做的,应该是你想要做的'。”

“'而不是作为另一个人,你应该做的'。”

一字一句的说完,Alex牵起了Desmond的双手,注视着他的眼睛,用笃定的语气说道:

“我不懂你说的大道理,我也不想懂。”

“你总是在担心会失去我,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真的选择牺牲,那么就是我失去了你?”

“我不了解,也没有参与你在遇见我之前的前半生。”

“但我希望,我们的后半生,都有对方的参与。”

“至于什么命运,什么历史,”他嗤笑了一声,“在你死而复生,我解决另一个我的时候,早就不知道被丢到了哪里。”

“而你担心的,关于我的身份……或者说记忆问题,”Alex的语气甚至没有一丝犹疑,“没有试过怎么会知道?”

“但我保证,”他攥紧了Desmond的双手,再一次地,“只要我还记得你,只要我还是'我'。”

“我一定会去寻找你。”

“无论是农场,纽约,曼哈顿,波士顿,哪怕是芝加哥,西雅图,旧金山。”


只要你在

只要我在

最后的最终

我一定会赶到你身边


I swear


“结果,竟然是我被你安慰了吗……”刚哭过的Desmond的声音还带着浓重的鼻音,却掩盖不住他语气里明显的笑意和无奈。

“你也可以这么想。”触手从腰间退下,Alex的语气也带上了一点笑意。

“可能是刚从STEM里出来的原因吧,我竟然变得优柔寡断起来,根本不像我自己了。”自嘲了一句,Desmond站起身来,拍了拍并不存在的尘土,语气上扬:“Ruvik总说自己是‘专家’,我倒要看看他所谓的‘专家’,又是怎样的水平?”

“面对未知,才是人类最大的勇气。”嘀咕了一句,Desmond恢复了笑容,“我们让密涅瓦他们回来吧。”

“是时候启动STEM,见识一下曾经令第一文明都惊讶不已的发明了。”

“还有,Alex,”看着其他几人冲了进来,而肖恩,蕾贝卡和威廉更是直直地冲向了他,Desmond以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低低地说了一声。


“谢谢。”





———————无责任小剧场———————

很久以后,Desmond 突然想到了Alex的吻手礼。

“那个啊,”正在陪Delsin打游戏的Alex认真回忆了一下,不确定的回答,“不是意大利的一种普遍见面礼仪吗?”

“……谁告诉你的?”

“肖恩他们给我看了一部分你在Animus里的经历的视频,并着重强调了意大利男人的魅力。”


……………………


今天的Ezio……不知为何,被Desmond 忽视的很……严重……啊。



————————————————————

沃日竟然四点了?!!!


发上来赶紧睡


以及,其实可以有个虐梗,就是世界二次重启后,Alex和Desmond完全忘记了对方,然后……(我闭嘴)


写这一篇的初衷,就是感觉Des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坚强,在面对世界毁灭这种大是大非的难题前,如果再加上一个“恋人”的砝码,他又会如何去做呢?

(还有就是某人跟我提到的某日漫,嗯,虽然我没看,不过同作者的fate我倒是有点了解)


我更倾向于认为他会为了另一个人,再次牺牲自己。

于是就有了这篇文


回头看看觉得OOC都飞到了天上,赶紧睡吧



3.23凌晨2:20修文

倒头就睡,还说写人物分析,来得及个鬼

评论(27)
热度(30)
 
 
 
 
 
 
 
 
 
© Eldeath | Powered by LOFTER